头部玩家携巨资扩市场 同城货运“烧钱大战”将卷土重来?

头部玩家携巨资扩市场 同城货运“烧钱大战”将卷土重来?
图片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资料图
  记者/赵雯琪   
  编辑/王丽娜 
  同城货运玩家货拉拉获得融资的消息终于得到证实。
  12月22日,货拉拉宣布完成E轮融资,本轮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老股东跟投,融资额度为5.15亿美元。货拉拉方面透露,此轮融资将用于下沉市场的业务拓展,并在多元业务布局和物流数智化方面持续发力。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11月24日,车货匹配平台满帮宣布携17亿美元融资强势入局的同城货运,而在今年上半年刚刚入局的新玩家滴滴货运也屡有寻求融资的消息传出。
  一时间,巨头涌动、巨额资金流入,都让“百团大战”后沉寂一时的同城货运再次升温。有业内人士表示,新技术的红利已转向产业互联网,传统的物流行业也因为技术创新而发生本质改变。如今看来,混战之下,一场围绕同城货运的“烧钱大战”即将再次触发,而曾经杀出重围的货拉拉或将打响防守反击的第一场战争。
  老股东加注 加速渗透下沉市场
  从2013年在香港创立至今,货拉拉在五年时间里已经获得七轮融资,这个坐拥高瓴资本和红杉资本两个明星投资机构的创业公司,也为同城货运领域带来了更多的想象空间。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本轮货拉拉的投资方延续了货拉拉此前的“豪华投资团”传统。其中,顺为资本为货拉拉C轮融资领投方;高瓴资本领投了货拉拉D1轮融资;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了D2轮融资,本轮为持续领投。
  对于本次融资的用途,货拉拉创始人兼CEO周胜馥表示,将用于市场扩张,尤其是向四五线城市的业务下沉会继续加速。“我们深信移动互联网对中国货运行业改造还远未结束;同时,货拉拉也会坚持在物流链条上探索创新,支持多业务品类的纵深发展,并在物流数智化上持续投入。”他表示。
  公开资料显示,在2018年基本完成一、二、三线城市的全覆盖后,2019年货拉拉逐步向四五线城市渗透,并通过一系列市场活动,加速货运市场的移动互联网化。截至2020年11月,货拉拉业务范围已覆盖352座中国大陆城市,平台月活司机48万,月活用户达720万。
  实际上,对于同城货运领域来说,今年突如其来的疫情给物流行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重创。据货拉拉方面透露,公司单量在年初曾一度下降93%,不过随着疫情的缓解,单量也在物流恢复后实现反弹并迅速增长,在”十一”前结束的金秋拉货节上,货拉拉单量同比上升达82%。但是同时,疫情也一定程度上加速了物流数字化的进程和需求。
  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对外表示,移动互联网的全面普及,人工智能、大数据和云服务的快速发展,加快了物流数字化和智能化的进程,也将整个行业的变革推进深水区。而货拉拉则通过持续创新和精细化运营,构建了数字化整合社会零散运力的核心竞争力,并发展成为物流新技术落地和效率提升的范本。
  巨头混战同城货运 “烧钱”将卷土重来?
  在货拉拉官宣融资之前,同城货运领域已经成为了今年物流领域最火热的赛道之一。在上个月宣布获得融资后,满帮以“运满满”为品牌大举进军同城货运市场。
  而在12月10日的最新人事调整中,滴滴宣布将原两轮车、代驾、跑腿、货运业务合并为“城市运输与服务事业群”,就在此前,滴滴货运也屡次传出在寻求融资的消息。
  中国物流学会特约研究员杨达卿曾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过去同城货运领域资本不敢投,主要原因在于市场碎片化严重,多数公司都是偏区域、碎片性的,而数据平台公司拥有比较好的平台化管理、平台化导流,解决了过去单一区域性企业很难实现的目标。
  他同时认为,新的零售业态对于B端的需求越来越集约化,过去的更多小门店正在被集聚,与传统提供配送服务的公司相比,同城货运能够满足精准、高效的平台化企业更具优势。
  一时间,巨头的强势入场和资本的流入都让同城货运这个“老生意”背后暗流涌动,而对于曾经从O2O百团大战中杀出重围的货拉拉来说,面对巨头的主动出击,货拉拉也采取了相应的“防守反击”。
  此前,货拉拉曾宣布进军干线市场,随后,其多辆13米大货车在多个城市陆续上线。此外,货拉拉提供的数据显示,其2020年9月的货拉拉金秋拉货节狂撒1亿元补贴,总参与人数突破350万,单日订单量和月订单量均达历史峰值;在2021年1月的”新春拉货节”上,货拉拉将再拿出1个亿补贴供需双端,以满足春节前货运高峰需求。
  可以看到,随着新老玩家的相继完成融资和市场扩张,新一轮的军备战在同城货运领域已然打响。也有观点认为,在这一轮的同城货运市场争夺中,烧钱能力或将成为决定未来战役胜负的关键。

Author: admin